• 关于上海

    日期:2008-09-12 | 分类: | Tags:

    我在上海生活了四年,从大学一毕业开始,中间经历打工、待业、创业、创业遇到瓶颈,继而转移到北京。上海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和难以忘怀的体验和记忆。

     

    关于上海的人

    我从来没有认为一个地方的人会有特别的与种不同的性格特征,所谓上海人斤斤计较,看不起外地人的看法不过是人们脑袋中的定视罢了,我所见过的在上海本地人真的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并不体现出某种通性。我在上海住了四年只搬过一次家,我的运气不错,第二个房东对我们很好,他们是一对中年的夫妻,年龄可以做我的叔婶了,都在东航工作。我们刚搬进来时,夫妻两个人对我们这样的年轻人来上海工作表示赞叹,还说:你们年轻人跑到上海来讨生活不容易啊,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尽量跟我们说。他们的独子在四川的民航飞行学院学习,不在身边,于是就把我们当作自己很亲近的晚辈来看待,每到过节时怕我们想家,会来邀请我们下馆子吃饭,过中秋送我们上海流行的月饼票,国庆春节还帮我们买过巨难买的火车票,后来还利用民航给自己员工的便利,帮我们买过打折的飞机票。甚至有一次我不在上海时,我女朋友生病了,在医院输液,房东太太亲手炖了鸽子给她送到医院去。我们在他们的房子里住了3年半,没有涨过房租,甚至有一次赶上过年交房租,房东削减了三分之一的房租,说你们留点钱好好回家过年。对这样的房东,我内心非常感激。每次从老家回到上海总是尽量带些山西的特产,和女友母亲炖的肉聊表心意。我和女友离开上海时,房东夫妻二人很是不舍,我们请他们吃饭,席间甚至有一些动容,这让我感到有一些忧伤,我心想一定要跟他们保持长久的联系,将来如果我二人结婚,到上海请朋友们吃饭,他们必定是座上宾,他们让我在初入社会的头几年,清贫和辛苦的工作之余,感到了莫大的人与人之间的温暖。

    我在上海的第一份工作,有一个设计总监Y,与我很聊得来,我们兴趣相投,对设计的态度也比较一致。后来他与几位老友创业,我把女友介绍到他公司去工作(我和女友是大学同学,一个专业),他们对她很好,如果遇到加班晚了,Y的合伙人老M必定会等到她工作结束,然后开车把她送回我家,这让我非常感慨。说到这位老M,我个人觉得实在是位不世出的高人,这么说他可能会不愿意了。不过真的很少有人能够像他这样“不学无术却样样都懂”。比如说吃,朋友们如果要去别的城市出差,只要是较大的城市(比如省会级别的),都会发邮件问他目的地有什么好吃的饭馆,他必定会耐心的一一列出,并告只点哪几样菜会比较好,尤其细心的是,他居然会告诉提问题的人,他认为依这位朋友的个人口味,哪些菜他一定会喜欢。别以为这些知识是大众点评网之类的信息,实际上基本上都是他亲自去吃过的。另老M对服装面料和品牌可以说是非常精通,已经到了陪老婆逛街买衣服会感到心灰意冷的地步,为什么呢?所有的真假LV、Burberry、阿玛尼等等大牌的ABCtoZ货,到了老M的眼皮底下立马乖乖显形,他对这个行业的熟悉,已经到达了对每一种面料、价格都了如指掌的地步,每每看到现在服装价格逐年走高,而工艺和面料一如从前,老M便摇摇头,很是失望。女友在他们公司里呆了几年,我曾经给她介绍另一份工资更高的工作,女友却没什么兴趣,跟我说工作就要跟舒服的人一起工作,钱的多少对她来说并不重要。

     

    关于上海的生活

    我在上海住在长宁区,人们都说这里是老人区,年纪大的人比较多,不过生活相对方便。我倒是一直也没什么方便的感觉。只是来到北京之后这一对比,发现确实在上海时享受着巨大的生活便利。首先我住的那个地方去哪里都很近,不论是徐家汇、中山公园还是人民广场、陕西南路,都是一趟车的事情;其次就是家楼下的小店丰富,不论是小饭店、小服装店、碟店还是24小时便利店,重复一下是24小时便利店,再牛逼轰轰的重复一下,是24小时便利店!都很精致,并且经常能在里面碰到意想不到的好东西……真没有想到,晚上吃过饭以后,两个人在这样的小街上散散步,逛逛小店,淘淘碟,这样的生活在北京是如此的奢侈。

    在上海的时候,每到周五,我便会在msn上跟诸多好友联络,晚上活动,我们一群人从不去唱歌,也基本不会太经常的组织饭局酒局,这是因为,上海不是一个适合组织饭局酒局的地方,上海的饭店多的是那种小而精致的小菜馆,就连吃饭的动作都不一样,想象一下,若干又土又憋的大老爷们,肿胀着兴奋的红脸,吆五喝六的在小饭馆里觥筹交错,高声的笑骂下手里不是捏着大骨头准备啃肉,而是在叫嚷完毕后坐下来细心的用一双细箸,夹起那切的细细的小菜,真的是还不够塞牙缝的(牙缝可真宽大啊!)。闲话不表,我们有一项大家喜闻乐见的项目,那就是打台球,我们汇聚于四川北路的那家台球厅,新开的台球厅客人还不多,而且环境很不错,通常是两张球台,若干沙发,两捆啤酒和后半夜的宵夜,足以让我们度过一个美好的晚上。常常是醉翁之意不在台球,总有人不在球桌上,总有几个人歪在沙发里抱着啤酒,轻轻的聊天。我们之间的交流基本上已经不用语言了,常常只需要一个眼神,往往就心领神会,互相会心一笑,草!那种感觉,真的是贱在骨头里。

    早上天快亮的时候回到家,一觉睡去,我们会在中午两点醒来,一通梳洗打扮,两个人就又去逛街了。我热爱逛街,但仅仅是在上海。我们通常的路线是,做71路到陕西南路下车,沿着陕西南路往南走,穿过巨鹿路、长乐路、新乐路,到达淮海路,沿着淮海路一直往东,再从长乐路折回来,又或者去七浦,刚到上海时为了便宜去七浦买衣服,后来不太受限制与钱了,却对七浦淘宝的活动情有独钟。还有个著名的目的地就是大自鸣钟,那里是上海淘碟者的耶路撒冷,音乐爱好者的自由女神,遗憾的是,大自鸣钟在2007年被推土机推倒了。再有就是东台路了,星期天的上午如果早起,就回去东台路买旧货,我的目标当然是那里的旧印刷品,可惜东台路跟北京的潘家园一比,就小巫见大巫了,在这方面潘家园绝对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大牛!

     

     今天困了,就先记录这么多吧,以后也许还可以记一下关于上海的小店、关于上海莫干山或者在上海的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