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要的是那一副眼罩么?

    日期:2007-10-06 | 分类: | Tags:

    今年的国庆,我过得并不舒服,来自于各方面的压力让我透不过气。

    现 在的我已经毕业三年了,在上海这个地方打拼三年,我发现我在物质上依然一无所有。回到家乡,很多人问我:干得怎么样?赚了多少钱?……等等。这样的问题让 我感到无所适从,不知从何答起。我的父母也经常被人不无谒谕的问起同样的问题,他们比我更茫然,更不知所措。巨大的价值差异,让我在这样的问题前毫无头绪,就好像带着眼罩的驴,宿命般的被赶上那巡回往复永远圆周运动的生活轨迹当中去。

    我也许没有资格来评价一个社会的主流价值倾向,但是作为生活在其中的一个个体,我无法脱离周围的人对我的影响。当金钱成为衡量一个奋斗中的年轻人成功与否的标签时,我不得不承认,我在上海的三年是不折不扣的失败。

    我 们一直向往脱离体制的自由世界,相对来说,在上海创业,算是摆脱了某种体制对我的约束,我可以高兴工作就工作,不高兴工作就去玩。我还常常得意,我完全摆 脱了体制的羁绊,自由的飞翔在自己发现的新大陆上空。结果却突然发现身边朋友已经一个个被生活操到脱肛,变成房奴车奴卡奴 X奴,而我则马上迫不及待的加入 他们的行列。有些观念是根深蒂固的,我也不能免俗,这就是世俗的生活,成家必须立业、安居才能立命,要买房、要结婚、要赚钱这重重的要求其实就是隐形而庞 大的体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流传了上千年的屁话到现在已然成为人们心中不可侵犯的道德牌坊。我一直羡慕《天生杀人狂》里米奇和梅丽,杀到老玩到老,完全无愧于自己在这地球上走一遭。

    在这面临选择的时刻,我真的做好准备代上那眼罩,套上生活的辘轳,带上我的梅丽走进那多少人走过的轨迹中去了么?

    分享到:

    评论

  • 眼罩可以暂且戴上,到了你有点他们所谓的“资本”时有没有它就无所谓了
    正因为此,我是不会呆在上海,一个很容易丧失个体的桥头堡

    等到有了物质又能轻易放下时,才是真正的自由
    回复LT说:
    共勉吧!谢谢你。
    2007-11-22 01:3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