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题
  • 1234

    日期:2010-07-23 | 分类: | Tags:

    1,玩魔兽世界半年有余,感觉好像与世界隔绝。大脑很少接收外界信息,专心在艾泽拉斯畅游。并且表达的能力退化了,不管是用语言还是用文字。阅读量也减少了。不过还好,我不后悔,至少收获很多快乐时光。

    2,一面是混迹杂志圈将进2年,一面是真正进入人数众多的大公司工作也有2年了,感触很多,每天在人的愚蠢和冷漠中游泳,偶有灵光乍现的暖流,则叫人分外珍惜,同时也会让我乐观起来。谢谢你们。

    3,我现在在尝试做一项以前从未想过会去做的工作,是个挑战,但也比之前做过的更有意义。这令我想起一个故事:大学时一个老友画画的非常好,被选为班长,有心提拔他的班主任劝他入党,被拒绝。问起原因,回曰:你们党内部太混乱了,不堪。兼任学院党委书记的班主任遂循循善诱道: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需要有新鲜血液的加入啊,你来改变啊!

    4,独唱团看完了,很多文章我都一字一句看完,感觉像读书。没看到有什么编辑的工作,如果说有,我觉得更像一本书的编辑,而不是杂志。设计含量极低,可以说是一本没经过什么设计的书,从字体到版心到行距再到分栏,都没有经营过,是相当的粗糙。不给力啊。

  • 转帖招聘广告一篇

    日期:2009-04-15 | 分类: | Tags:

    这个招聘广告是香港车书《武钢车纪》主编Kenneth Leung一挥而就。实在是太牛逼了,我虽然前段时间也发过一篇招聘广告,收到不错的效果,但相较之下,我望尘莫及。请各位看客一同来欣赏……

    =========我是淫荡而能自守之分割线===========

    招聘 本刊誠聘編輯一至二名。 申請人須年輕有為,身體健康,氣宇軒昂,儀表不凡,並持有駕駛執照, 能獨立處理個人感情及一切突發性災難,以助人為快樂之本,富正義感,不慕榮利,樂於接收低起薪點。 凡樣衰-自以為是-好食懶飛-耳後見腮-叻唔切-口水多過茶而又不能寫作,語意邏輯紊亂者,免問。 凡淫蕩而能自守,好色而能自持,咸濕而知禮義者,為上上之材,本杜將優先錄用。 受聘者薪金從廉,將負責各種意想不到之工作,可能包括洗廁所和吸塵, 並會按步接受寫作訓練-攝影術訓練-後期製作訓練-汽車駕駛訓練-船隻駕駛訓練等。 表現優異者,可接受初級飛行訓練。如欲接受高級飛行訓練,請改往國泰航空應徵。 符合以上資格者請寫自薦短函一封,電郵到 kennethleung@mmmm.com.hk,不獲選者不覆。 凡無無聊聊以法律形式攻擊本招聘廣告為有歧視成分者,本刊將派員出庭,作高智能抗辯, 並予惹事生非者以最嚴厲之懲戒,俾承擔最高額之賠償。

  • 她回去了

    日期:2008-12-28 | 分类: | Tags:饭岛爱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她却永远活在我们的硬盘里。(某牛博网友留言)

  • 关于上海

    日期:2008-09-12 | 分类: | Tags:

    我在上海生活了四年,从大学一毕业开始,中间经历打工、待业、创业、创业遇到瓶颈,继而转移到北京。上海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和难以忘怀的体验和记忆。

     

    关于上海的人

    我从来没有认为一个地方的人会有特别的与种不同的性格特征,所谓上海人斤斤计较,看不起外地人的看法不过是人们脑袋中的定视罢了,我所见过的在上海本地人真的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并不体现出某种通性。我在上海住了四年只搬过一次家,我的运气不错,第二个房东对我们很好,他们是一对中年的夫妻,年龄可以做我的叔婶了,都在东航工作。我们刚搬进来时,夫妻两个人对我们这样的年轻人来上海工作表示赞叹,还说:你们年轻人跑到上海来讨生活不容易啊,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尽量跟我们说。他们的独子在四川的民航飞行学院学习,不在身边,于是就把我们当作自己很亲近的晚辈来看待,每到过节时怕我们想家,会来邀请我们下馆子吃饭,过中秋送我们上海流行的月饼票,国庆春节还帮我们买过巨难买的火车票,后来还利用民航给自己员工的便利,帮我们买过打折的飞机票。甚至有一次我不在上海时,我女朋友生病了,在医院输液,房东太太亲手炖了鸽子给她送到医院去。我们在他们的房子里住了3年半,没有涨过房租,甚至有一次赶上过年交房租,房东削减了三分之一的房租,说你们留点钱好好回家过年。对这样的房东,我内心非常感激。每次从老家回到上海总是尽量带些山西的特产,和女友母亲炖的肉聊表心意。我和女友离开上海时,房东夫妻二人很是不舍,我们请他们吃饭,席间甚至有一些动容,这让我感到有一些忧伤,我心想一定要跟他们保持长久的联系,将来如果我二人结婚,到上海请朋友们吃饭,他们必定是座上宾,他们让我在初入社会的头几年,清贫和辛苦的工作之余,感到了莫大的人与人之间的温暖。

    我在上海的第一份工作,有一个设计总监Y,与我很聊得来,我们兴趣相投,对设计的态度也比较一致。后来他与几位老友创业,我把女友介绍到他公司去工作(我和女友是大学同学,一个专业),他们对她很好,如果遇到加班晚了,Y的合伙人老M必定会等到她工作结束,然后开车把她送回我家,这让我非常感慨。说到这位老M,我个人觉得实在是位不世出的高人,这么说他可能会不愿意了。不过真的很少有人能够像他这样“不学无术却样样都懂”。比如说吃,朋友们如果要去别的城市出差,只要是较大的城市(比如省会级别的),都会发邮件问他目的地有什么好吃的饭馆,他必定会耐心的一一列出,并告只点哪几样菜会比较好,尤其细心的是,他居然会告诉提问题的人,他认为依这位朋友的个人口味,哪些菜他一定会喜欢。别以为这些知识是大众点评网之类的信息,实际上基本上都是他亲自去吃过的。另老M对服装面料和品牌可以说是非常精通,已经到了陪老婆逛街买衣服会感到心灰意冷的地步,为什么呢?所有的真假LV、Burberry、阿玛尼等等大牌的ABCtoZ货,到了老M的眼皮底下立马乖乖显形,他对这个行业的熟悉,已经到达了对每一种面料、价格都了如指掌的地步,每每看到现在服装价格逐年走高,而工艺和面料一如从前,老M便摇摇头,很是失望。女友在他们公司里呆了几年,我曾经给她介绍另一份工资更高的工作,女友却没什么兴趣,跟我说工作就要跟舒服的人一起工作,钱的多少对她来说并不重要。

     

    关于上海的生活

    我在上海住在长宁区,人们都说这里是老人区,年纪大的人比较多,不过生活相对方便。我倒是一直也没什么方便的感觉。只是来到北京之后这一对比,发现确实在上海时享受着巨大的生活便利。首先我住的那个地方去哪里都很近,不论是徐家汇、中山公园还是人民广场、陕西南路,都是一趟车的事情;其次就是家楼下的小店丰富,不论是小饭店、小服装店、碟店还是24小时便利店,重复一下是24小时便利店,再牛逼轰轰的重复一下,是24小时便利店!都很精致,并且经常能在里面碰到意想不到的好东西……真没有想到,晚上吃过饭以后,两个人在这样的小街上散散步,逛逛小店,淘淘碟,这样的生活在北京是如此的奢侈。

    在上海的时候,每到周五,我便会在msn上跟诸多好友联络,晚上活动,我们一群人从不去唱歌,也基本不会太经常的组织饭局酒局,这是因为,上海不是一个适合组织饭局酒局的地方,上海的饭店多的是那种小而精致的小菜馆,就连吃饭的动作都不一样,想象一下,若干又土又憋的大老爷们,肿胀着兴奋的红脸,吆五喝六的在小饭馆里觥筹交错,高声的笑骂下手里不是捏着大骨头准备啃肉,而是在叫嚷完毕后坐下来细心的用一双细箸,夹起那切的细细的小菜,真的是还不够塞牙缝的(牙缝可真宽大啊!)。闲话不表,我们有一项大家喜闻乐见的项目,那就是打台球,我们汇聚于四川北路的那家台球厅,新开的台球厅客人还不多,而且环境很不错,通常是两张球台,若干沙发,两捆啤酒和后半夜的宵夜,足以让我们度过一个美好的晚上。常常是醉翁之意不在台球,总有人不在球桌上,总有几个人歪在沙发里抱着啤酒,轻轻的聊天。我们之间的交流基本上已经不用语言了,常常只需要一个眼神,往往就心领神会,互相会心一笑,草!那种感觉,真的是贱在骨头里。

    早上天快亮的时候回到家,一觉睡去,我们会在中午两点醒来,一通梳洗打扮,两个人就又去逛街了。我热爱逛街,但仅仅是在上海。我们通常的路线是,做71路到陕西南路下车,沿着陕西南路往南走,穿过巨鹿路、长乐路、新乐路,到达淮海路,沿着淮海路一直往东,再从长乐路折回来,又或者去七浦,刚到上海时为了便宜去七浦买衣服,后来不太受限制与钱了,却对七浦淘宝的活动情有独钟。还有个著名的目的地就是大自鸣钟,那里是上海淘碟者的耶路撒冷,音乐爱好者的自由女神,遗憾的是,大自鸣钟在2007年被推土机推倒了。再有就是东台路了,星期天的上午如果早起,就回去东台路买旧货,我的目标当然是那里的旧印刷品,可惜东台路跟北京的潘家园一比,就小巫见大巫了,在这方面潘家园绝对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大牛!

     

     今天困了,就先记录这么多吧,以后也许还可以记一下关于上海的小店、关于上海莫干山或者在上海的吃。

  • 默哀三分钟

    日期:2008-05-19 | 分类: | Tags:

    在灾后第七天,也就是168小时的时候,让我们为死难者默哀。

  • 今天,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日期:2008-03-07 | 分类: | Tags:

    如题
  • 建外soho

    日期:2007-11-24 | 分类: | Tags:建外soho

    这是现代主义建筑,同时也是有中国特色的后现代主义建筑,为什么这么说呢?

     

    看吧,中国的老百姓无意识的对它的外立面进行了极具中国特色的改造,我们可以把这种改造视为一种破坏,但是这种办法使用了最廉价,最直接的方式使建筑的外观从形式走向了功能, 这简直是一种颠覆,也是一种讽刺,这样的事情在中国比比皆是,所以说中国是一个非常后现代的地方。

     

     

  • 无题

    日期:2007-10-17 | 分类: | Tags:

  • 我要的是那一副眼罩么?

    日期:2007-10-06 | 分类: | Tags:

    今年的国庆,我过得并不舒服,来自于各方面的压力让我透不过气。

    现 在的我已经毕业三年了,在上海这个地方打拼三年,我发现我在物质上依然一无所有。回到家乡,很多人问我:干得怎么样?赚了多少钱?……等等。这样的问题让 我感到无所适从,不知从何答起。我的父母也经常被人不无谒谕的问起同样的问题,他们比我更茫然,更不知所措。巨大的价值差异,让我在这样的问题前毫无头绪,就好像带着眼罩的驴,宿命般的被赶上那巡回往复永远圆周运动的生活轨迹当中去。

    我也许没有资格来评价一个社会的主流价值倾向,但是作为生活在其中的一个个体,我无法脱离周围的人对我的影响。当金钱成为衡量一个奋斗中的年轻人成功与否的标签时,我不得不承认,我在上海的三年是不折不扣的失败。

    我 们一直向往脱离体制的自由世界,相对来说,在上海创业,算是摆脱了某种体制对我的约束,我可以高兴工作就工作,不高兴工作就去玩。我还常常得意,我完全摆 脱了体制的羁绊,自由的飞翔在自己发现的新大陆上空。结果却突然发现身边朋友已经一个个被生活操到脱肛,变成房奴车奴卡奴 X奴,而我则马上迫不及待的加入 他们的行列。有些观念是根深蒂固的,我也不能免俗,这就是世俗的生活,成家必须立业、安居才能立命,要买房、要结婚、要赚钱这重重的要求其实就是隐形而庞 大的体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流传了上千年的屁话到现在已然成为人们心中不可侵犯的道德牌坊。我一直羡慕《天生杀人狂》里米奇和梅丽,杀到老玩到老,完全无愧于自己在这地球上走一遭。

    在这面临选择的时刻,我真的做好准备代上那眼罩,套上生活的辘轳,带上我的梅丽走进那多少人走过的轨迹中去了么?